唐门唐丝雨

想要与挚友的关系更进一步吗?想要与知心爱人长相厮守吗?一念成神,你值得拥有!

只能是你们

“你这样盯着我看,可是从我身上看到了什么?”

“一辈子。”

高调表白

早起一颗糖,身心都健康!

高调表白 @雨嗅桐香 mua!

亮点在伍!不解释,哈哈哈!图源来自截图,侵删歉。

【陆花】地主家的傻儿子系列之好时光

深夜修仙,一个咸鱼打挺,顺便给大家安利一首歌,《好时光》,哔站还有陆花剪辑,感兴趣的小可爱可以搜一搜。安利完毕。碎觉!

【陆花】好时光

夜色悄悄漫过天际时,所有的声音也被一同兜进无边无际的黑暗里。

但天上的星星却很热闹,一闪一闪的,又忙又密。

本该是寂静无人的时刻,不知道从哪冒出一个小小的身影。影子的主人轻悄悄地摸到一扇门,又轻悄悄地一个闪身推门而入,结果还是惊醒了屋内熟睡的人。

“唔……是谁?”

“七童,是我。”

迷迷糊糊的小花满楼从床上爬起来,揉了揉惺忪的睡眼,好一会儿才晃过神,疑惑道:“小凤哥哥?”

“是我,七童,你快起来跟我走!”扰人清梦的“正主”小凤凰借着朦胧的月光跑...

【陆花】地主家的傻儿子系列之竹马

【陆花】竹马

初夏,万物生机勃发。世间的一切,都是欢欣雀跃的模样。

午后,毓秀山庄里的那棵老槐树,站在清清淡淡的阳光里,正垂着头,眯着眼睛瞧着它身边的那个娃娃。

娃娃梳着一顶圆圆的发髻,穿一件鹅黄色暗纹云锦小短袍,乖乖的坐在一把小胡床上摇头晃脑,嘴里还念念有词。

哦,原来是在默书啊。

老槐树抖了抖叶子,笑得飒飒作响。而后又挪了挪树枝,为那乖娃娃披上一身的清凉。

人道是,春天不是读书天,夏日炎炎正好眠。

午间穿堂而过的风姑娘,用它温柔的小手时不时地勾着娃娃的下巴,勾得娃娃全身软绵绵的。没一会儿,手里的书便“啪嗒”一声落在了膝上。再看那娃娃的小脑瓜,点着点着就垂下去不动了。

果真是...

致力于给花家七子凹造型

最近突然想看小小花和小小鸡的故事,于是咸鱼的我摸了一篇初见。写完才发现,原来儿时陆花要比成年陆花好写好玩得多啊,两小无猜,亲密无间,比成年后的陆花暧昧啊表白啊开车啊神马的好搞多了啊!而且还可以带上花家六子一起玩。好了,有空的话会大致按照一条时间线,把初见延长成一个小系列,争取每一期都能给花家六子凹个造型,当然陆花会有各种亲密无间(划掉)兄弟情深的套路,欢迎小可爱们提供脑洞!

倘若脑洞储备不足,那这就是个随时会被推倒的flag。

以上。

【陆花】地主家的傻儿子系列之初见

【陆花】初见

春三月,天地俱生,万物以荣,正是孕育新生命的好时节。

而江南的毓秀山庄里,此刻却是乱作一团,人仰马翻。

内堂主卧门窗紧闭,可依旧挡不住女子断断续续的痛吟声溢出室外。丫鬟婆子们端着热水捧着毛巾进进出出,走路带风,人人脸上写满焦急与担忧。

不用多想,也定能猜到里面是一番怎样慌乱紧迫的景象。

花如令已在门外候了多时了。

这位纵横江湖、叱咤商场多年的大侠,一改往日泰山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从容不迫,此刻却是神色仓皇,步履虚浮,竟显露出少有的迷茫无助。从始至终,他一直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一双眼牢牢盯着紧闭的那扇门,仿佛要将那门上盯出个洞。

花家六子手牵手排排站在花如令身后。几...

花吹小日常

“七童也能喝一点的。”

最近,只要一想起这句话,身体都能酥掉半边。

脑补力、代入感简直是一种非常神奇的能力,明明是一个二维平面扁平无声的虚幻人物,还是能把我生生撩成半身不遂。

这八个字,有生之年若能听浩大讲一遍,也是功德圆满了。

太酥了,不好意思,补血去了……

会不会有一天……

我也没有那么爱陆花了?

刚看微博上一个大大,用一篇文作结,是老去后的陆花,虽依然活在江湖的记忆里,但英雄迟暮,身形迟缓,日子终于像我们所期盼的那样温柔宁静。

是很甜没错啦!

可是莫名其妙的难过。

总觉得他们不该就这么老去。

总有一种己之所欲欲强加于人的冲动。

大大说,陆花从少时到晚年他都已设想过,觉得够了,圆满了,对陆花也没有那么喜欢了。这些年我也爬过一些爱豆的墙头,但多半是一时兴起或是半途而废,完全没有过从一而终至身心疲惫或是激情不再的经历。

如果有一天,我也一样对陆花失去了幻想的动力和激情,我会不会也一样,潇洒或是淡定地对陆花说一句,我没有那么喜欢你们了,我该走了。又或者是,...

在这个糖刀不定、挂羊头卖狗肉的世界,我一定要形成先翻结尾的习惯。捂住嘴不让一口老血喷出来。

© 唐门唐丝雨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