鎏璃-花七公子的琉璃盏

本命陆花。我是亲妈。佛系萌圈。没有如果。坚定扛起四不原则的大旗!

同人文的真相

Sky_邪:

水土不服都服你!


北一:



有理有据令人信服



抚剑独行游:





1.说“这篇文绝对不会坑”的太太都弃坑了。

2.说“高甜”的文一半是真甜一半结尾四十米大刀。

3.说“有OOC”只是一种自谦方式,重度ooc的文根本不会标ooc预警。

4.瓶颈期一般指“我有一个超赞的脑洞他娘的写出来变成了什么鬼我要怎么办”或“啊好懒已经是个废人了更文是不存在的”,而不是无脑洞可写。

5.文手写出来的脑洞和开过的脑洞比例类似冰山露出来的部分和水下的部分,所以,深不可测。

6....

摘纪录:

洗一个澡,看一朵花,吃一顿饭,假使你觉得快活,并非全因为澡洗得干净,花开得好,或者菜合你口味,主要因为你心上没有挂碍。
——钱钟书


感谢推荐

想到头秃

莫名就很想去假设,如果是花花先动了情,而陆小凤还没有往那方面想过时,该怎么在不ooc的情况下捅破那层窗户纸?

我的想法是,花花肯定会直面这份情感,可他的性格又会促使他将这份感情埋在心里。如果陆小凤不开窍不去问他,他大概永远都不会主动去讲。这种局面该怎么破才能顺利让他俩互明心意呢?头秃……

高亮置顶!

陆花同好小可爱们大家好!


在下玻璃心无文笔躺坑咸鱼琉璃瓦!


实名制表白所有产粮大佬,尊重大佬的脑洞,敬仰大佬的文笔,在坚持四不原则的前提下,小红心、小蓝手通通都给你!


华丽丽的分割——


奈何本人数不清的缺点之一就是严!重!玻!璃!心!


所以不看虐文!不吃刀片!拒绝BE!不针对任何人!只强调我自己!


不理解不能感同身受的小可爱们可以选择无视这段叨逼叨,不要喷我。鉴于我过长的反射弧和过脆的玻璃心,我基本上对此毫无反抗之力,只能躲起来一个人哭唧唧。求高抬贵手放过!


最后再次感谢产粮大佬,表白产粮大佬,对你们的爱犹如滔滔江水,连绵不绝!


以上。

转给产粮的太太们看!我只有一颗心,但是是超大的一颗,请太太们不要嫌弃,更不要轻言放弃啊!

晴空鸟Ala:

画这篇是给那些为热度发愁的小伙伴们(❤´艸`❤)

以及想安慰某个老师的

热度低并不代表作品本身不好,或是不受人认同

毕竟读者的情感无法完全通过小红心传达

自己喜欢自己的作品才是最重要的~

大家都在删文封笔咸鱼躺。我就只好去旧粮里翻糖了哭唧唧……另外好想要一个陆花的桌面摆件啊!有木有圈内大佬考虑看看?

完了,我昨晚做梦,梦见一个男人在和花花亲亲,还很温柔的和七童耳鬓厮磨,可是我看不见那人的样子,我隐约觉得七童有些抗拒,但是只有一丢丢的抗拒。我多想那是陆小鸡呀,可是如果是小鸡,花花怎么会抗拒呢?然后又突然觉得该不会是田九!给花花下了药,所以花花才在一片混沌中勉强维持一丝清明!完了完了,我现在连陆花的巫山神女梦都已经不纯洁了! @风城一浪 阿浪你要负责!我很好说话的,开辆高铁我就原谅你了!😏😏😏

【陆花】无题

又名《带你体会不一样的日常》

花满楼收到了一封信。

信纸素白染香,笔锋凌厉恣意。细抚之下,竟是七分浓墨染配三分朱砂。

不用想,也知是那人惯用的笔法。

信上只寥寥数语:

“城北陶缘居,盼君至。”

花满楼站在陶缘居的大门前,心情十分愉悦。

粘土的清香,油墨的芬芳,混合成一种色彩斑斓的味道,引人向往。

工匠们的吆喝声、排囊的鼓风声和陶器的打磨声里,隐隐还可以听到粘土在高温的焙烧下愈加的坚固紧密。

还有什么是比劳动和创造更美好的事情?

这厢里花满楼还兀自沉浸在耳边一派欣欣向荣中,那边的掌柜陶德安一见到他便喜迎上前,道:“花公子请随我来,陆大侠早已久候多时了。”

当花满楼找到陆小凤...

【陆花】小跳蛙

沙雕脑洞,感谢 @酒酒林v 小可爱给我提供灵感

各位如果不喜欢,打人也别打脸!

花满楼最近得了一件稀奇的宝贝——一只会唱歌会跳舞的小青蛙。

小青蛙漂洋过海来到温暖的江南,身上还带着清淡咸湿的水汽。

花满楼想,那大概就是蔚蓝色海洋的清新味道吧。

小青蛙自认为自己的歌喉和舞姿在他认识的所有青蛙当中都是最出类拔萃的。因为在他看来,他的声音是如此清脆活泼,连善鸣的百灵鸟都比不过他;他的舞姿是如此灵动飘逸,简直就像是被高贵优雅的舞蹈王子附了体!

于是自从在百花楼里住了脚,这只小跳蛙每天除了吃饭睡觉,就是给花满楼唱歌跳舞。

一方面是因为他热爱唱歌跳舞,而另一方面,也是为了...

都快上班了才有脑洞,果然deadline是第一生产力!
准备把小跳蛙那篇补完,然后再叫陆小鸡带着花花体验一次不一样的日常!

© 鎏璃-花七公子的琉璃盏 | Powered by LOFTER